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文旅>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奧運健將背后,一所基層青少年體校的“大浪淘沙”

時間:2021-08-17 09:46:42|來源:新華網|點擊量:18667

 這個夏天,中國運動員在東京奧運會上的精彩表現,讓觀眾心潮澎湃。他們,是體壇的佼佼者,當中一些人從小就進入體校走上體育之路。

從福建省青少年體校走出的李發彬、黃東萍等人奪得本次奧運冠軍,體校師生們一同在體育館的大屏幕前見證了榮耀時刻。這些尚在日復一日訓練中成長的“小苗”,也是冠軍運動員們的少年模樣,他們又將怎樣擁抱未來?

通往“金字塔尖”的路,從這里開始

每年,體校的教練們會例行下基層選苗子,或從省內大小賽事中物色。17年前,李發彬和黃東萍就是這么被選拔到福建省青少年體校的。

來自泉州南安水頭的李發彬當年還是個11歲的少年。省體校舉重教練陳孝銘清楚記得,在南安少體校初見李發彬,他身材瘦小,體重只有29.5公斤,抓舉20多公斤,挺舉40多公斤,“這個成績不算好,但是他的身體柔韌性和協調性很強,是個好苗子”。

選才上,不同項目各有特點。這就考驗教練們“慧眼識人”的功力,發掘出有潛力的孩子,除了基礎身體素質外,還有爆發力、協調性、拼勁和吃苦精神等。

剛到體校的孩子大都十來歲的年紀,他們半天學習文化課,半天訓練。“長身體階段的訓練強度不能過大,要以打基礎和技術訓練為主,拔苗助長會適得其反。”陳孝銘強調,“此時的積累決定日后能走多遠,要求上還得嚴厲。”

李發彬回憶,小時候淘氣貪玩,經常被教練罰,但他迫切希望得到教練表揚。追逐優異成績的他,很早便表現出過人的舉重才能。2006年全國少年兒童舉重錦標賽上,李發彬獲得抓舉、挺舉、總成績、個人總分四項第一。

在體校里,孩子們為獲得專業隊“入場券”過五關斬六將,而只有堅持到最后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一次,李發彬因訓練時不在狀態被教練趕出場地。受打擊的他也因成績難以突破感到灰心,寫了一封長信給教練說要退役。陳孝銘了解此階段孩子的心理波動,急忙找他談心,解釋道:“批評你是激將法,不能滿足于現在的成績,將來是要拿世界冠軍的!”

世界冠軍的目標也一直激勵著李發彬。經過五年的體校訓練,他被選拔到省體工隊,正式成為職業運動員,三年后入選了國家隊,幾經起伏,才有了現在的成就。

據統計,福建省體校輸送生源到省專業隊的比例為35%左右,共產生過9位奧運冠軍、60多位世界冠軍。其中,舉重是福建的傳統優勢項目,體校先后培養過石智勇、鄧薇、吳景彪等世界級舉重名將。羽毛球也是體校往專業隊人才輸送率最高的項目之一,前有“全滿貫”選手林丹,今有羽毛球混雙奧運冠軍黃東萍。

黃東萍的教練陳紅說,這是一代代人傳承的優良傳統,更靠個人的刻苦勤練。像黃東萍,7歲開始在市體校學羽毛球,11歲進入省體校,13歲入選省隊,一路走到“金字塔”頂端極不容易,而且越往高處波動越大、競爭愈激烈。

在教練們看來,競技體育具有生命周期,若沒能在一定的時間點實現向上跨越,就面臨著分流和另尋他路。

大多數的他們,未來幾何

省體校目前共有1100余名學生,從小學到初中,來自福建省內各地乃至省外。訓練科教師邱汾樺說,體校的學生來來去去,拿冠軍的是鳳毛麟角,但體育為大多數人打開了另一條路。

暑期,體校文化課放假,正是各項目集中訓練的時候。原計劃8月份的省賽,因疫情推遲了,但各場館里學員還是揮汗如雨,時刻為下一場賽事準備著。

舉重館里,隊員們一遍遍重復著熟悉的動作——把杠鈴提置肩際,繼而一鼓作氣舉過頭頂。14歲的諶有祺去年9月份進入體校,如今可以在73公斤級達到挺舉130公斤水平。

他個子不高,肌肉壯實,頸部磨出了撐杠鈴留下的繭。談及來體校的初衷,他說,自己對舉重感興趣,也希望拿金牌獎金補貼家用。未來,他打算回到普通高中繼續讀書。

“像諶有祺這樣的學生不少,練體育的孩子很多來自農村,比較能吃苦,體育可以彌補他們文化課的不足。”陳孝銘說,現在也有不少城里孩子來練羽毛球、網球等項目。專業隊員的苗子可遇不可求,但體育特長生也是不錯的出路。

在運動員序列中,從高到低分為:國際運動健將、運動健將、一級運動員、二級運動員、三級運動員。據高招政策,二級運動員及以上有機會走體育單招或高水平運動員的途徑考大學。

初中畢業于體校的陳杰婷,后以體育特長生考入家鄉的福安一中。今年,她通過高水平運動員測試,如愿以償地考入云南大學體育教育專業。她說,最累的是高三那段日子,課余時間起早貪黑訓練,還要花更多功夫彌補落后的文化課。

“但這一切都值得,收獲很多與眾不同的經歷。”陳杰婷說,運動員葛曼棋是她的偶像,以后她將以大學生的身份去比賽,盡可能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遠。

送走一批又一批學生,田徑教練俞華秀說,多數大學的特招包含田徑項目,因此練的人最多,如果他們練不下去了,則建議轉到其他項目。若不適合體育,一般會盡早讓孩子回到文化課的正常軌道。

從體校走出的學生們,有人繼續從事體育相關行業,如體育教師、健身教練等,也有人改行他業。早年畢業于體校的郭毅斌如今經營自己的餐飲企業,在他看來,體育對人的意志、心性的磨礪伴隨終身,還能從中收獲珍貴的友誼。“即使是陪跑的運動員,人生路也各有各的精彩。”(新華社記者鄧倩倩)

“文”“武”之間,體校何去何從

近年來,文化課對體校生的重要性越發凸顯。在體教融合的推動下,省體校作為搭建在基層學校與省優秀運動隊之間的橋梁,正面臨著競技體育后備人才培養體系的變革和挑戰,需重新找準自身的定位。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hiddenladdercollective.com/showinfo-33-265496-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 責任編輯 / 劉潔瓊

  •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 終審 / 平筠
  • 上一篇:今年七夕檔有點冷 票房主要靠老片
  • 下一篇:接受高等教育人口達2.4億 我國建成世界最大規模高等教育體系
  • 欧美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色综合天天综合婷婷伊人|这里只有精品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