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樊登讀書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文旅>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故宮文學史:激活明清宮廷文化遺產的新視角

時間:2022-09-06 10:38:07|來源:光明日報|點擊量:11756

【業界新視角】

開欄的話

在黨的二十大即將召開之際,回首過去十年,傳統文化領域取得的輝煌成績令人振奮與驕傲,當然也還有大量學術荒地等待開拓耕耘。從本期起,本刊開設“業界新視角”欄目,遴選一批具有新視角、新思路的文章,以期引導學術研究取得質的突破,拓寬研究視野,發現新的學術富礦。

換個角度看世界,或將發現別樣的風景。

本期文章的第一作者鄭欣淼,是故宮博物院原院長,更是故宮學的首倡者。此文是兩位作者經過認真梳理與研究后提出的新主張:要從中華文學史的視角對明清宮廷歷史檔案文獻和物質遺存進行新的闡釋。

宮廷文學是中國封建王朝制度下一種特殊的文學形態。到了明清時期,因為明成祖之后的以帝王為中心的文學活動,基本都是以北京紫禁城為中心的,所以可以將這一時期的宮廷文學史稱為“故宮文學史”。對故宮文學史進行整體的研究,不僅可以豐富對于宮廷文學文化價值內涵的認識,進而為正確評價和認識傳統皇權文化的意義和價值奠定理論基礎,而且有助于進一步深化和全面地認識明清文學歷史的基本特點和基本結構。

發展脈絡:縱貫明清兩朝、輻射宮廷內外

故宮文學史研究的主要對象是以紫禁城為核心空間,以皇族為核心群體所從事的文學活動及其作品。具體包括四個方面:皇族和紫禁城其他成員如妃嬪、宦官等的文學活動及作品,紫禁城中與文學活動緊密相關的檔案、建筑和繪畫等文物,與皇帝文學活動關系緊密的大臣的文學活動及作品,外國使臣、宮廷傳教士等與紫禁城關系緊密的特殊群體的文學活動及作品。

明朝建立初期,明太祖朱元璋和明成祖朱棣實行比較嚴厲的文化政策,這給當時文學創作的活躍程度和創新程度帶來了一定的影響,但同時他們在治國實踐和日?;顒又杏謱懹写罅康淖髌?,結集有《明太祖文集》《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大明宣宗皇帝御制集》等。從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們雅正的文學觀念。在他們的影響下所形成的臺閣體是明代初期最重要的文學流派。

在太祖和成祖之后,明代的許多皇帝都有不一般的文學成績,明仁宗朱高熾、明宣宗朱瞻基、明世宗朱厚熜和明神宗朱翊鈞等都有自己的文集,除此之外還存有許多他們與大臣之間的唱和之作,例如明世宗時期的依然存世的《宸翰錄》《宸章集錄》《輔臣贊和詩集》等。明代的藩王文學也頗有特色,特別是朱有燉、朱權的雜劇寫作,在普遍以詩文為主的寫作語境中,具有獨特的文學史價值。

滿人入主紫禁城之后,故宮文學史進入了清朝階段。清代初期的首要問題是滿漢和遺民問題,這不僅影響了清初的文化政策制定,也影響了宮廷寫作的結構性演變。同時,作為滿人的皇帝用漢字來寫作,其本身就非常具有文化和政治意味,康熙、雍正和乾隆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涤呵@三個時期是清代宮廷文學的高峰期。這一時期皇帝不僅自己寫有大量的文集,而且親自編選了很多文學史選本,例如《御定佩文齋詠物詩選》《御選唐宋詩醇》等。其中第一次以官方名義編纂的《欽定詞譜》《欽定曲譜》《佩文韻府》具有經典意義,特別是《佩文韻府》,是一部至今仍有使用價值的著名類書。那時,皇帝與大臣之間不僅唱和,而且有時皇帝對大臣的文學作品也有濃厚的閱讀興趣,例如,與康熙交往密切的王士禎就按照皇帝的吩咐將自己300多篇作品編為《御覽集》供康熙御覽。這一時期皇帝的文學創作還與皇帝其他的文藝活動逐漸形成了總體性的美學風格,例如皇帝個人不僅僅喜歡文學,還對宮廷日常生活中工藝品的制作、陳設等也頗為關注,這在雍正和乾隆兩朝尤為明顯。雍正特別喜歡黑色的宮廷日常器物,在制作上不喜張揚,喜歡含蓄之美。這些留存在造辦處檔案之中的重要史料也構成了理解該時期故宮文學史不可或缺的美學角度。

康熙和乾隆時期兩次開設博學鴻詞科對清代文學、學術也產生了重要影響,朱彝尊等人就是通過這個路徑進入紫禁城成為皇帝近臣的。以朱彝尊為代表的這些人不僅有機會與皇帝進行文學上的交往,而且也影響了紫禁城外的文學活動。還有,乾隆倡導編修《四庫全書》,對宮廷內外的文學文化活動也產生了深遠影響。以紀昀為代表的編修大臣在提要寫作中對于中華文學的整體看法,顯示出獨特的文學史眼光。而紀昀這樣的詞臣文學又成為影響宮廷之外文學風尚的一個紐帶。在這個時期,清代故宮文學與明代文學還形成了連續性。這體現在宮廷戲劇對明代小說的改編上,體現在朱彝尊《明詩綜》等對于明代皇族詩歌的選擇和評價上。當然這不僅代表了明代皇族文學的文學史重要性,還糾纏了文化身份在清初的復雜性。清代宗室文學同樣值得重視。始于康熙,歷經雍正、乾隆朝始編纂完畢的《皇清文穎》,就收錄皇帝御制詩文24卷,以及宗室諸王詩文和臣子頌賦100卷。

康雍乾之后,清代皇帝依然延續了他們先祖的文學傳統并且都有文集,例如嘉慶皇帝《味余書室全集》等、道光皇帝《養正書屋詩文全集》、咸豐皇帝《清文宗御制詩文》、同治皇帝《清穆宗御制詩文》和光緒皇帝《清德宗御制詩文》。

近代以來故宮文學史發生了一個明顯變化,即文學活動由以皇帝為中心轉為以名臣為中心。像曾國藩、張之洞等名臣或者地方督撫及其幕府集團,對一個時期的文學和學術風貌的形成有著極大的影響,代表了故宮文學史的一種嬗變。在宮廷戲劇創作和演出方面,雖然有與明代宮廷戲劇的連續性,例如在禮儀功能和宮廷娛樂功能上;但是,清宮戲劇也體現出許多新特點,主要是域外文化的元素更深入地進入了紫禁城,影響到宮廷內部的審美變化,在劇本內容和演出空間裝飾上也影響到了宮廷戲劇活動的變化。其實早在乾隆六十年(1795年)編寫的節令承應戲《四海升平》,就取材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馬戛爾尼使華之事。到了光緒時期,宮廷戲劇顯示出更多的雅俗互動和宮廷內外的互動。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1912年溥儀退位,1925年故宮博物院成立,此時故宮文學活動作為一個歷史現象走向了終結,而對于故宮文學史的研究則剛剛開始。

研究定位:走向中華文學史

故宮文學的內涵不僅包括詩文賦,而且包括小說、戲劇、娛樂文學、匾額楹聯和詔令文書等。打破文體界限、打破藝術媒介界限是書寫新的故宮文學史的重要學術路徑。故宮文學史應該從宮廷文學史的定位走向中華文學史的定位,進而走向世界文學史的定位。

第一,政治文化視閾中的故宮文學史。故宮文學史的發生空間是在政治最高權力機構的樞紐之中,無疑帶有強烈的政治意識形態色彩,但絕非簡單地為政治服務。因而,從政治文化話語的角度才能夠破除對宮廷文學的單一的受制權力、強調政治應景的成見,看到其背后的文化意義。

故宮文學史是明清禮制和文教制度的一部分。故宮文學的作者群與讀者群,包括帝王、宦官、館閣和詞臣等,他們之間的文學互動,本質上是一種獨特的明清政治文化話語。同時,遺民、滿漢等身份是具有鮮明時代特征的政治文化要素,它們也或隱或顯、或多或少地影響了故宮文學史的形成。故宮文學的文獻形態是非常豐富的,包括御定、御選和御制等宮廷出版物。這些不同的文獻形態不僅包含著帝王的文學觀,而且具有政治文化的意義。此外,文字獄是故宮文學史的一個獨特現象,利用清宮文字獄檔案對故宮文學實踐進行深入研究,也應是故宮文學史研究的一部分。

第二,藝術媒介視閾中的故宮文學史。不僅具有單一的書面文字寫作的形態,還有大量書面寫作與物質文化交錯的形態,是故宮文學一個重要特點和存在方式。因此,要通過跨藝術媒介的視角來整體審視和闡發故宮文學的美學內涵。匾額楹聯是故宮視覺文化的核心內容之一,某種意義上它們是一個個藝術和政治相融合的美學裝置。因而要從裝飾的美學概念和理論視角來闡釋其跨媒介的政治美學和文化美學的內涵。

故宮的建筑、繪畫與文學往往體現出整體化的特點。宮廷戲劇是故宮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它并非只是劇本,而是與宮廷演出的不同建筑和舞臺美學空間緊密聯系的,所以宮廷戲劇研究要進一步體現出跨藝術媒介的整體性。

第三,朝野互動視閾中的故宮文學史。在一般的明清文學史書寫中,宮廷文學的固執陳舊或者浮華的一面被無限放大,以此來映襯出紫禁城之外的地方文化空間和市民文化空間的文學文化活力。這樣被塑造起來的朝野二元對立的文學史敘事視角,忽略了故宮文學史實踐中豐富的朝野互動的層面。

朝野互動主要體現在帝王大臣對于文學的提倡進而影響到當時文學創作,而大臣與皇帝的互動也影響到了宮廷的文學創作氛圍。往往由大臣主導參與的文學結社是朝野文學互動的一個重要樞紐,不同帝王主政時期對文學結社的態度松緊不一,使得不同時期的故宮文學史具有不同的風格特征。宮廷之外的文學創作,特別是小說戲劇創作中,也存有許多對宮廷生活的想象書寫,這是朝野互動中外對內的一個獨特層面。

第四,全球史視閾中的故宮文學史。故宮文學區別于中國歷史上其他時期宮廷文學的特征之一,就是具有某種程度上的全球性,體現了中國歷史發展的明清轉向。無論在朝鮮、越南、琉球等來華使團人員的記錄中,還是在明清帝王的文集中都有大量相關文本。在處理這一部分文本的時候,既需要有文學的本位,又不能簡單地堅持過往的純文學觀。只有抱有一種大文化史觀和大文學史觀,才能理解和彰顯出故宮文學史的世界意義。同時,這也要求將不同媒介的文本進行整合研究。

圍繞著具有世界史意義的歷史事件,宮廷內部往往有大量的不同媒介的文本。例如,最為典型的明成祖時期的鄭和下西洋事件,不僅有地圖和繪畫等圖像文本,還有詔書,以及內廷戲劇《奉天命三保下西洋》等。只有將這些文本看成一個整體,才能理解故宮文學史內在的世界性。

此外,故宮文學史還應該包括對明清帝王文集中的天下觀與華夷觀、宮廷傳教士的中國書寫的研究。所以,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故宮文學史既有中國傳統宮廷文學的共性特點,也有其獨特的個性。此個性鮮明地體現在故宮文學的世界性上,故宮文學史是世界文學史的一部分。

綜上,故宮文學史研究應打破一般文學通史的視角,超越一般文體分類或者以朝代為順序的線性研究方法,從中華文學史的視角對明清宮廷歷史檔案和物質遺存進行新的闡釋,在新時代按照建立中國特色學術話語創新的要求,形成具有中國文化自覺的文學史話語體系。

(作者:鄭欣淼,系故宮博物院原院長;張耀宗,系南京曉莊學院文學院副教授)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hiddenladdercollective.com/showinfo-33-278023-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 責任編輯 / 詹云清

  • 審核 / 朱洵 平筠
  • 終審 / 張凱旋
  • 上一篇:《詩畫中國》透過詩畫再現傳奇人物的英姿
  • 下一篇:多家航司上線“未來飛”產品 秋冬旅游市場有望回暖
  • 欧美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色综合天天综合婷婷伊人|这里只有精品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