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文旅>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興文化工程文化研究丨從甲骨文溯源中華早期文明

時間:2024-06-14 18:32:19|來源:大河網|點擊量:962

興文化工程文化研究丨從甲骨文溯源中華早期文明

河南博物院展出的甲骨。

興文化工程文化研究丨從甲骨文溯源中華早期文明

王城崗遺址陶器刻文拓本和摹本。

□朱彥民

文字是文明起源的重要標志

關于文明起源的研究與探索,已經有了上百年的歷史,而文字的產生和使用在文明起源的進程中,始終都占據著重要的地位,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對早期文明與文字關系的研究表明,世界上幾個最早的古代文明,都是伴隨著其文字的發明而獨立起源的。比如兩河流域美索不達米亞古文明有其楔形文字(距今約5200年),埃及古文明有其圣書體文字(距今約5000年),印度古文明有其印章文字(距今約5000年),地中??死锾毓盼拿饔衅渚€形文字A型(距今約4000年)與B型(距今約3000年),而中國古代文明則有其以象形為主的古漢字甲骨文(距今約3500年)。

中外學者普遍認為,文字是文明社會與野蠻社會區別的分野所在。有了文字,人類可以將自己的經驗永存,并傳遞給遠方和尚未出生的下一代。由此,文字的出現與廣泛使用,使得文明社會完全不同于此前沒有文字的野蠻社會,乃是因為它促成了人類的記憶方式,不再僅僅依靠個人的記憶和口耳相傳,它記載智慧,傳播思想,使得科學、哲學和文學的發展都成為可能,也促進了思維方式的轉變,使得思想更加抽象、普遍并具備邏輯的連貫性。這也就是為什么中外學者對于古代文明起源研究中,大多數堅持文字為主要標準的原因。

可以說,文字的出現突破了語言交際的時空局限,并能記錄、保存人類的文化活動,在社會發展與文明傳承中起到關鍵作用。

甲骨文是一種系統成熟文字

甲骨文主要指殷墟甲骨文(殷墟甲骨文之外,還有少量的周原等地周初甲骨文字等),是商代晚期王室或貴族用于占卜記事而契刻(少量或寫)在龜甲獸骨上的文字。

商代晚期之所以會有甲骨文這樣一種文字形式,是有其歷史和社會原因的。從新石器時代以來,就有了甲骨占卜的社會風氣。在繼承歷史傳統的基礎上,商代社會人們更加迷信占卜,占卜之風更加盛行。“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禮”(《禮記·表記》)。王室貴族上自國家大事,下至私人生活,如祭祀、氣候、收成、征伐、田獵、病患、出門等等,無不求神問卜。于是,占卜成了國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朝廷設置了專門的機構和卜官。

占卜所用的材料主要是烏龜的腹甲和牛的肩胛骨。人們在占卜之前,先把龜腹甲和牛肩胛骨鋸削整齊,通常先在準備用來占卜的甲骨的背面挖出或鉆出一些圓坑和長鑿出來,這種圓坑和長鑿甲骨學家稱之為“鉆鑿”。占卜的時候,負責占卜的“貞人”先把要問的事情向鬼神禱告述說清楚,接著用燃燒著的木枝,對深窩或槽側燒灼,燒灼到一定程度,在甲骨正面的相應部位便會爆裂,顯示出裂紋來。這種裂痕叫做“兆”。甲骨文里占卜的“卜”字,就像兆的樣子,豎長的兆干(桿)和橫斜的兆支(枝),是個象形字。從事占卜的人就根據卜兆的各種形狀,比如卜兆的長短、粗細、曲直、隱顯,來判斷事情的吉兇、成敗。

占卜后,便用刀子把占卜的內容和結果等有關事情(如占卜時間、占卜者、占問內容、視兆結果、驗證情況等,即敘辭、命辭、占辭、驗辭四部分),刻在甲骨上卜兆的近處,并作為檔案材料由王室史官保存下來。這就是甲骨文的由來。這些記錄占卜的刻辭就是甲骨卜辭;這些記錄刻辭所用的文字就是甲骨文。

不過,商代的主流文字形式,還不是甲骨文,而應該是用竹簡墨筆書寫的簡冊,正像現在我們看得到的戰國楚簡那樣?!渡袝?middot;多士》記載:“惟殷先人,有冊有典。”就說明了商代有簡冊文字書寫存在。只是竹木簡牘是極其容易碳化的木質材料,不易保存。而甲骨文刻在動物骨上,相比而言容易保存而已。除了甲骨文、簡冊文之外,商代還有陶文、金文、石刻文、玉刻文、筆墨文字等。但這些文字形式數量不多,都不及甲骨文數量與規?!,F在流傳下來的商代文字形式,主要還是甲骨文。

從甲骨卜辭看來,當時文字已經發展成為能夠完整記載漢語的文字體系了。甲骨文字不僅可以聯字成句,而且可以聯句成文、聯文成篇,已經是一種較為成熟、能自由運用的系統文字。

甲骨文內容,除了主要的占卜刻辭外,還有少數記事刻辭。甲骨占卜所記載的內容極為豐富,涉及當時天文、歷法、氣象、地理、方國、家族、人物、職官、征伐、刑獄、農業、畜牧、田獵、交通、宗教、祭祀、疾病、生育、災禍等,是研究中國古代文明特別是商代社會歷史、文化、語言文字的極其珍貴的第一手信史資料。

在總共10余萬片有字甲骨中,含有約4500個單字,其中已經識別約1500字,甲骨文總字數約70萬字。甲骨文已具備了“象形、會意、形聲、指事、轉注、假借”等“六書”造字方法,既有大量象形字、指事字、會意字,也有很多形聲字。其中“四書”占比為:象形字占43.53%,指示字占6.19%,會意字占36.54%,形聲字占13.75%??梢娂坠俏囊咽窍喈敵墒斓奈淖窒到y。這些文字和我們使用的現代漢字,雖然在外形上有不小差別,但從構字方法來看,基本上是一致的。也正因為如此,在世界文明四大古國中,其他文化的古文字已經成了后人不能釋讀的死文字,只有中國文字中的甲骨文,與后來的兩周金文、戰國簡牘文字、秦漢小篆等,一脈相承,數千年來綿延不絕,可稱奇跡。

至于中國甲骨文比起其他一些古代文明之文字(比如蘇美爾楔形文字和古埃及象形文字)時間稍晚一些,這也確實屬于不爭的事實。不過,漢字的成熟期當然是商代晚期的殷墟甲骨文,在此之前的商代前期、夏代、龍山文化時期和仰韶文化時期,都是中國文字的發展時期,而且根據考古發現的實物資料證明,中國漢字的源頭甚至可以追溯到距今七八千年前的裴李崗文化時期的舞陽賈湖遺址的甲骨刻字,在長江流域的良渚文化和石家河文化,以及黃河下游的大汶口文化中,都可以找到作為文字前身祖型的陶器或玉器刻畫符號。這些中國早期文字材料,與古代兩河流域烏魯克文化階段發現的“圖畫式文字”,與印度河流域哈拉巴文化時期的“印章文字”等古文字相比,一點都不遜色。而且中國漢字能夠流傳幾千年延綿不斷,至今不絕,這是其他古代文明中的早期文字都已成為死文字的窘況遠遠不能與之比擬的。

從這個意義上講,文字正是中華文明起源過程中的亮點所在,中國漢字中的最早系統形態殷墟甲骨文,更是研究上古文明和探源中華文明起源的重要標志。

從甲骨文溯源文明肇創時期文字

目前,考古學和先秦史學界關于中國古代文明的起源時間,大致有一個學術共識,那就是史前時期的新石器時代偏晚的龍山文化,是中華文明的起源階段。中國考古地層學奠基人梁思永指出,距今5500年至4000年這段時間,也就是中國考古學上的龍山時代,正是這個時代揭開了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序幕。學術界對此之所以比較認可,是因為后來的龍山文化遺址考古發掘,更多的實物資料表明,符合文明時代標準的幾個方面,此時大致齊備,文化現象集中,表明此時社會發生了深刻的歷史變革,作為文明的主要因素開始出現并得到初步發展。尤其是四項標準中的文字這一項,在此時段中大量出現,為此提供了明確有利的佐證。

龍山文化的原始文字,主要是這個時期的陶器上的刻畫符號。而這些陶符文字,有不少字形都與殷墟甲骨文字形相仿,可以比照釋讀。比如,1981年考古工作者在河南登封王城崗遺址兩處龍山文化晚期灰坑中出土的陶片,刻有異常復雜的符號,很像是文字,于H473號灰坑中,發現了一件泥質磨光黑陶平底器的器底殘片,其底外面有燒制前刻畫于陶胎上的一個字,字形像兩手相對各持一棒之形??赡苁谴砥魑锼鶎僬呤献宓幕仗?。該字字形與甲骨文、金文中的“共”字字形比較接近,而且該陶文字體已經超越了初期文字的獨體象形格局,已經是一個典型的指事字了,所以說絕非一般的刻畫符號,應該就是文字——陶文了。

鑒于出土刻符陶器的王城崗三期相當于夏代的初年,發掘者李先登先生據此認為,夏代已經有了文字。由此說夏代已有文字沒有問題,但是似乎還可以由此推測,這個文字的創制時間,應該已經進入龍山時代了。

當然,龍山文化時期有文字使用,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也當是其來有自,此前當也有其發展淵源的。比如在典型的山東龍山文化之前的大汶口文化中,就有被公認為是陶文的原始文字使用。1959年山東寧陽堡頭(即大汶口遺址)出土的一件灰陶背壺,上面有毛筆繪寫的朱色符號。后來在山東莒縣、諸城陸續發現一批灰陶尊,都刻有符號一處或兩處,有的還涂填紅色,有些符號還不止一次出現,說明已經流通使用。這些符號的結構和寫法很像商周青銅器銘文。著名古文字學家于省吾、唐蘭等分別釋讀出來這幾種符號“囧”“斤”“戌”“炅”等字,直接將其視為文字。

不僅如此,長江下游良渚文化中也有類似的文字符號。在良渚文化個別陶器上有成串的刻畫符號,同時在不少玉器比如璧、琮、環、臂圈上也有刻畫符號。這些符號的刻畫位置獨特,不同器上花紋混淆。有的符號為了突出,還特別施加框線或填有細線。學者們對這些陶符、玉符的考釋與解讀,往往也是依據成熟的甲骨文字形來說。

而在黃河流域的新石器時代中晚期裴李崗文化中,就發現了更早的文字前身或者線索。1984年至1987年在河南舞陽賈湖發掘的裴李崗文化遺址墓葬中,發現了一版完整的龜腹甲和另外兩個龜甲殘片,上面都刻有符號,有的像甲骨文的“目”字,有的像甲骨文的“戶”字。還有一件柄形石飾,也有刻畫。墓葬的年代,據碳素測定不晚于公元前6000年。這當是中國漢字最早的源頭,其字形也能與后來的甲骨文等古文字進行比照釋讀,可見也是文字無疑。那么遠晚于它的龍山文化時期有文字,更無需懷疑了。

當然,龍山文化時期的文字,可能并不是“一枝獨秀”,而是百花爭艷。龍山文化時期已經出現并使用著不同于以前簡單刻畫符號的早期文字。正如有學者所云:“依據澄湖黑陶罐和沙可樂博物館貫耳壺上比較成熟的多字刻文的發現,可以證明當時已存在用來記錄語句乃至故事的文字,為此,我們稱中國的良渚、龍山時代為‘中國的原文字時代’。”

從目前來看,學者們在考釋或者描述這些中國早期文字材料時,往往都是將這些文字符號與殷墟甲骨文的某些字形進行比照,或者認為就是甲骨文中的某字。這是因為甲骨文是我國目前最早的系統文字,只能拿它來觀察和考釋早期文字材料,而甲骨文也頗能擔負釋讀早期文字可以參考的標準。

由此設想,如果我們從成熟的甲骨文中,一一找出文明起源四項標準的字形,與考古發現中的史前諸項實物進行比照,確定其創制時代和相應的演變趨勢,或許是將來進一步探源中華文明研究的一個新的線索與思路。

(作者系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殷商文化學會副會長)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hiddenladdercollective.com/showinfo-33-325740-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 責任編輯 / 李宗文

  •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 終審 / 平筠
  • 上一篇:我國深??脊湃〉弥卮蟀l現
  • 下一篇:文化中國行丨古籍善本 續脈添彩——“文化傳承發展微觀察”系列報道之二
  • 欧美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色综合天天综合婷婷伊人|这里只有精品久久